唐从祥颖儿莫文蔚我的长辈百家奖
新闻封面广告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中国电视文艺人才数据库 > 宁辛基本信息

  中文名:宁辛

  国 籍:中国

  民 族:汉族

  出生地:北京

  出生日期:9月17日

  职 业:主持人、播音员

  毕业院校:中国传媒大学

  主要成就:国家一级播音员

  主持节目:《直通悉尼》、《体育新闻》

个人简介

  宁辛,9月17日出生于北京市,中央电视台体育中心主持人、播音员,国家一级播音员。主持过《直通悉尼》等节目。

工作经历

  1983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,进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部。

  1985年调入中央电视台体育部做采访记者。

  1990年亚运会转播表现出色,成为当时中国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位体育女主播。

  自1990年至今,宁辛参与转播主播过国内外很多重大体育赛事,如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,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。

  2000年悉尼奥运会,与白岩松在悉尼共同主播《直通悉尼》。

荣誉作品
体育世界体育新闻
其他

  成长经历

  宁辛在读大学时,体育成绩常常不及格。听说被分配到了中央电视台体育部时,她的心情复杂极了。

  “上学时,体育成绩那么差,怎么主持体育节目?我说不去,因为我当时没有概念——体育部是什么?女性解说会不会像说相声一样,让人烦?这个小疙瘩藏在我心里有一年多。”

  其实,让宁辛真正顾虑的是,当时观众从来没有见过女性体育节目主持人,她自己怕冷不丁出来,观众不能接受。

  可毕竟宁辛是个很自律的人,尽管不喜欢这份工作,但她还是要求自己干一行,爱一行。她努力去做。几乎每一天,她都跟着部里的同志到处跑、采访。渐渐地,她爱上了充满激情的体育运动,也终于发现了竞技场上那些震撼人心的东西。她说:“那些东西真是太了不起了。赢或者输,胜利或者失败,欢乐或者悲哀,成功或者遗憾,都能使人受到震撼。应该说体育的魅力太大了,一场场激动人心的比赛,战场一样的激烈。运动员的智慧、品质和人格魅力,甚至他们胜利的哭声,都感动着我。快二十年,它依然让我痴迷。”从不喜欢到痴迷,宁辛认为,人能够把工作和乐趣结合在一起是非常幸福的。

  做体育节目主持人很辛苦,因为你不光要有主持人的技巧,同时还要懂体育。所以,当宁辛真心投入进去之后,困难也随之接踵而来。

  首先,她必须尽快由对体育一点都不了解到变为一个专家。因为主持人要解说各种体育项目,而且要别人听起来要完全是个内行。她必须不停的看各种关于体育的资料。在工作间隙,在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里,宁辛看了大量的书报资料,遇到内行她会缠着人家问个没完没了。

  每遇赛事,所有的运动员资料都要自己找,所有的比赛解说都要自己了解背景情况。她不仅要负责转播分工给她的体操、艺术体操、网球、花样滑冰等比赛,有时候还要客串排球、游泳和跳水比赛的解说。

  其次,她还要做好常规节目的主持,每星期录制若干栏目的节目,每个月值若干天《体育新闻》的班。此外,她还要不停地坐着飞机满天飞,到全国各地采访、转播各种项目的赛事。需要学习和掌握的东西之多,工作量之大,令人难以承受。一些来体育部淘金的年轻人,不久便发现这是一个沉重的工作,其脑力和体力的重负令人望而却步。不少人打了退堂鼓,这里的金子不是好淘的。

  但宁辛似乎习以为常。她日复一日,忙忙碌碌,像一只陀螺,不停地转;又象穿上了魔鞋,停也停不下来。她从来没有生活的闲适优雅。表面看,她在电视屏幕上出头露面,雍容自在;可屏幕之外的生活,她却无处潇洒。小小的一方屏幕,几乎占据了她整个的生活空间,也几乎成了她唯一的生活方式。

  随着宁辛越来越多地到国外去转播世界体育赛事,她也越来越感到了她在语言交流上的障碍。无论是到哪个国家,转播什么赛事,只要她出国,就必得带翻译,否则寸步难行。而记者加翻译的采访让人觉得味同嚼蜡,换句话说,现场记者自己不懂外语,跟哑巴差不多,事倍功半。

  另外,国内的赛事很少为记者提供资料,特别是背景资料。主持人的解说和转播都要靠自己积累资料,若报道重要赛事,还要提前去运动队采访,了解运动员的业绩。国外不是这样,国外每一个运动员都有详尽的资料储存在计算机里,以备记者查询。但这些英文资料对中国记者来说,如果你不懂英语,大量的现成材料就不能为你所用。所有这些无疑给她的工作带来诸多不便。在诸多不便中,宁辛意识到,如果不加强语言学习,就不可能继续向前走,就不可能成为她梦想成为的那种真正意义上的、世界性体育节目主持人。本来上学时学的那点英语就有限,加之已荒疏了几十年,再捡起来谈何容易!可天下从来就没有太容易的事。你付出多少汗水,就会有多少收获。

  那年,从亚特兰大奥运会回来,她便开始去外语学院进修英语。起初,每天听一个小时的课,回来还要学一个半到两个小时,而工作是板上钉钉的,期间还要出差,她无法保证去听课,就变上课为自学。她的朋友都说,宁辛怎么老那么累呀!

  这累是她自找的。毕竟年龄不饶人了,单词学了忘,忘了学,她硬着头皮学下去。一个人铁了心要做的事,没有做不成的。

  后来,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记者学院向她发出了访问学者一年的邀请,宁辛高兴极了。她独自一人去了美国,学习、充电,她把这看成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  对宁辛来说,1998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,也是她的人生中最为宝贵的一段时光。那一年她在美国度过。她不仅以极快的速度掌握了英语,还跟美国媒体的同行学到了很多东西,并由此获得许多启示。

  其间,她先后走访了NBC、ABC、CBS等美国三家最大的电视网,看到了他们是怎么制作节目、在制作节目中又是怎样怀抱着敬业精神去追求完美的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完美成为宁辛回国后孜孜以求的境界的原因。

  “做电视最关键的就是人。只要人好了,人提高了,就不怕业务不提高。”宁辛深有感触地说,“在美国留学时,我去了NBC、CBS、ABC,我和他们的记者接触,觉得他们搞电视的人和我们搞电视的人完全不一样。他们特别有活力,他们的谈吐,那种亲和力,那种人格魅力,实在撼人。你和他们接触,他们的活力立刻就感染你,带动你往前走。记得我当时与他们接触完,立刻就产生一种马上回去做电视的欲望。”

  “他们对电视的热爱比我们深多了,对电视的投入比我们大多了。他们在电视上那种自信的表达方式,那种我说的就是对的,让别人信服的能力,中国主持人是没有的。我们没有那种让老百姓信任的感觉。似乎老百姓是否信任我们,对我们来说也不那么重要。”

  宁辛说,她最佩服的就是美国电视节目中那些资深主持人了。“他们是那么优雅,那么智慧,那么风度翩翩。和中国不同的是,美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年龄几乎都在40岁以上。似乎只有到了这个年龄,你才有资格成为电视节目主持人。一看这些人,你就知道他们心里装着许多东西,他们有知识、有经验、有丰富的阅历和机智的口才。他们只要在屏幕上一出现,就给人一种有文化的、修养极好的、沉稳而又成熟的感觉。宁辛的英语有了长足的进步,不管再出国转播什么样的赛事,台里也不用专为她配翻译了。甚至一些关于转播的事务,宁辛也能独自与主办国直接交涉。慢慢地,她不仅能阅读英文的书刊和报纸,还能直接翻译比赛的情况和进程。

  如今宁辛堪称一名优秀的主播了,这跟她不断地多方学习、不断地向更新的目标迈进有很大的关系。总结十几年的经验,她的感触很深:“其实长相和声音不是非常重要,只要观众能接受就行。最重要的是他的内心,他能否感受到最重要的东西,并把它传达出去。在看待问题的时候,他要比别人深刻,有时候选择的角度应该能给观众带来启迪。”

  体育精神是什么?宁辛一直在悟:“过去,每逢有中国队参加的国际比赛,主持人总是自觉地站在中国队一边,为自己国家的运动员呐喊助威,以他们的得失为自己的喜忧。当中国对领先或赢的时候,情绪就高涨,语调也随之激昂;一旦中国队处于劣势或失利的时候,就情不自禁的表现出沮丧之情。

  这种解说合适不合适呢?宁辛思考这个问题:“这种解说风格一直被等同于主持人的民族感和立场,其实对于纯粹的体育比赛来说,有失公允。情绪化的东西最容易失去解说的客观性。

  最早,宁辛也沿袭老一代主持人的风格,在解说中搀杂明显的个人感情色彩。但什么是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?体育比赛的解说是应以民族感情为准绳?宁辛在长时间的工作实践中深深感到,奥林匹克精神应该体现在体育转播中,应该以公正客观的态度评说。

  以后,特别是从美国回来以后,宁辛的主持风格趋于平稳,不管谁输谁赢,都客观的报道,客观地分析。在遵循奥林匹克精神的基础上,宁辛不断发展自己的个性,形成自己的主持风格。

  体育运动往往是向更高、更快、更强进行挑战,所以,男性主持人形象似乎更占优势。而宁辛作为女性,解说竞技场上剑拔弩张的赛事,恰似一缕清新柔和的风,吹散了人们在观看比赛时心里的那一团紧张。那亲切平和的声音,穿透人心,即使再激烈的比赛,听她用柔和的声调娓娓道来,观众也会镇定自若,一如宁辛在话筒前的镇定自若一样。

新闻封面广告下

合作媒体:

央视网 新华网 中国搜索

全国协会:

中国互联网协会